一开始我是不相信孟科长的

2019-11-17 09:02

按照国家法律的要求不枉不纵,不能放过坏人,但也不能冤枉好人。

等到一审开庭的时候,当他当庭痛骂强逼检察院起诉的领导的时候,当他说出“无罪也要起诉”的时候,说出领导意见的时候,所以我又对他非常尊敬了。

好,其实说到这的时候,可能很多人说为什么关注这起案件,其实关注这起案件还有个时代的背景。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的时候,明确的在强调依法治国,而在依法治国中有很多相对的细则,它在映照着未来的方向。比如说在这种细则里头我们要看到这一条,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我们就可以想假如老孟他们和高尚他们当初遇到这个案件,放到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的话,任何领导干部如果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要有记录要有通报,而且要有责任的追究制度,所以这就不仅仅简单的是一个收手的问题。

当时我们院参加会的检委会委员,包括检察长,副检察长,9个人都同意我的意见,检委会的一致意见认为无罪,同意不起诉。

您一直说这8年您在受一种良心的谴责,这种滋味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我们那么一路走来,应当说我自己就是一个正直的人,所以我也喜欢正直的检察官,所以当他愿意帮助我的时候,我乐意接受。

当意见报到市检察院,起初该院也同意区检察院的无罪意见。后来,事情却发生了改变,上级要求无罪也要起诉。

过奖了,我们作为检察官法律工作者,都应该有这种表现,要负起责任来,要依法办案。

这个案件本身就是错案,我一直坚持是错案,也希望法院能够依法给他判无罪。

2005年,身为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法院检察官的孟宪君担任了一起经济案件的公诉人。在孟宪君看来,这个案件是一起明显无罪的案件,但就在一审作出无罪判决后,检察院却受到上级领导的压力,要求对该案进行抗诉,并最终在该案二审时改判了当事人高尚有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然而,这个案子却一直让孟宪君良心不安,也成为了他从事检察工作28年中的一个污点。

这8年我心里憋屈,一个案件带给办案检察官的是挥之不去的8年压抑。2005年,当时已经退居二线的孟宪君,被领导指定为高尚案的公诉人。在翻阅卷宗并数次提审高尚后,孟宪君认为高尚是无罪的。孟宪君将自己的意见在淮北市相山区检察院检委会上做了汇报,并获得了一致认可。

与此同时,在二审结束后,因不服判决,这起案件的被告人高尚,却走上了漫长的申诉道路。先后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案件重审,但是这些申请都被驳回了,这条路,高尚一走就是7年。

他叫孟宪君,他曾是安徽省淮北市的一名检察官,他也曾是昨天这起案件一审、二审时的公诉人,但最重要的,是他曾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自己,说自己在该案审理时办错案了。而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举动,在引发了媒体广泛关注的同时,也推动了该案时隔八年的重审。

好,接下来我们就要回头去回述一下,说到了领导的要求,那么在8年前到底是领导一种什么样的要求,用今天来看过去8年前那样一个动作非常值得复盘,因为它要为未来当一面镜子。

当时我就找到检察长,我说案件无罪怎么能起诉,你起诉判无罪我要承担责任的。

我们再来看1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写了一篇文章,其中有这样的一句话,公正必须以高效为支撑,迟到的正义会使正义大打折扣,同样影响法治实施的权威和公信。这句话可是又迈进了一步,等于司法人士在自我加压,比过去的这种要求又提升了一点,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不,现在周强强调,迟到的正义已经使正义大打折扣了,应该尽量减少这种迟到的正义。因此这是新的你可以映照8年前这起案件的例子。

等到起诉书送到我手里面的时候,我就觉得孟科长是一个软骨头,在我面前表现的非常正直,但是还是顶不住领导的压力。

案件的二审判决,一个使用法律不当,另外事实认定,证据认定也有错误,这是一个错误判决。

节目一开始我们先做一个选择题,如果一个检察官面临着自己的本意和领导的要求发生了严重冲突的时候,你该怎么抉择?自己的本意是他涉及的一个案件,他觉得这个当事人是无罪的。但是领导要求无罪你也给我弄成起诉。8年前这名检察官从了,然后让这个当事人被判了缓刑,但是这8年中他一直被这种良心折磨着,于是8年后他选择了到最高检去自我举报,我错了,我办了错案了。昨天这起案件重审。

我们来看看这起案件能够8年后重审,一个关键点当然是这个检察官的自我举报,但是不仅仅如此,我们看8年一路走来,其中这个当事人高尚是一直在申诉,从来没有停下这样一个脚步,哪怕仅仅是判三缓五,很多人可能觉得判不重啊,你几乎等于没事,但他坚决一直是申诉。同时媒体也在报道,而检察官举报自己,这属于一种非常规手段,最后终于迎来了案件再审,孟宪君觉得这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付出了司法成本太大了,是不合理的。接下来我们就同时要连线孟宪君和当事人高尚。

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由于公安局虚构犯罪事实,检察院也给我批捕了,也审查起诉了,所以我对检察院没有好的印象,一开始我是不相信孟科长的。但是在审查过程当中,我一看孟科长和其他的办案人员不一样,特别是对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不一样,所以非常严肃认真,依法法规来办事,所以我又相信他了。

还是要回到老孟,孟宪君。老孟好多人也会把你当成是一个检察系统里头觉得应该让大家学习的楷模,你怎么面对这种表扬?

昨天,一件刑事再审的案件,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件重审其实并不少见,但昨天的这场庭审却因为坐在旁听席上的这个人,而引来了舆论极大的关注。

首先要连线老孟,老孟您好。好多人其实一定都问过你了,为什么要自我举报,您的回答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错案,您觉得主要错在了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