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铺要贵100多块

2020-05-22 20:07

“在深圳辛苦10年,总算站住脚了,但事业尚未成功,自己仍需努力”———王志明

在深圳,吃是一项大开支,尤其像小吴这样的单身汉。“像我们这样的小年轻,带盒饭肯定是要被同事耻笑的,只能吃快餐。”小吴上班的公司在华强北,现在单点一份快餐要15元左右。作为一个业务人员,小吴最大的费用花在与客户沟通上。“吃个饭,喝个咖啡,样样都要抢着埋单”。

在小吴看来,买房买车只是遥不可及的梦。“28岁前不考虑谈恋爱”,小吴说,长期低工资逼着他想到一个存钱的办法———每个月先把1000元存到另外一张银行卡上。

小吴的工资主要花在吃、住两个方面。“现在我们同事3人在景田合租一个三房单位,每人每月900元,加上水电气均摊,每个月住房花费1000元。”

“特殊时期,只能算得上够花。”余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房租1600元,养车2000元,生活费1500元,孩子花费1200元。“这只是几项大的开支,其他如孝敬父母、人情往来等等算下来,一年基本存不下什么钱”。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吴父母早年离异,兄弟两人现在都跟着母亲过。为减轻母亲负担,20岁的时候,小吴大专肄业到深圳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经过3次跳槽,目前他是深圳一家地铁广告运营公司的业务员,年收入5万元。“在湖北老家,很多家庭的年收入也是5万元,但在深圳5万元活得很辛苦。”小吴说,工作3年,自己这次春节回家,火车票买的是硬座,“卧铺要贵100多块,不舍得”。

“现在家庭最大的支出是月供,每月超过8000元。除此之外,一家五口的开支,养车费,每月都要2000—3000元,人情应酬、亲戚间的婚丧嫁娶、家庭成员的大病小灾也不是小数目。”王志明说,为了多赚点钱,妻子已经答应领导,春节过后就调到印度分公司上班。“这样,她一个月能多赚5000元,但其实之前她也在那边待过一个月,因为不适应调回来了,不知道这次能待多长时间”。

王志明现在是公司的中层干部,每个月税后收入1万元,今年的年终奖是4万元。妻子是他的高中同学,也在一家上市公司上班,现在月薪6000元,今年年终奖2万元,两人年收入合计25万元左右。2011年,孩子出生后,王志明便把父母接到深圳同住。

余鑫的妻子原来在一家企业做文员,去年初生了孩子后,就在家做全职太太。“这也是没办法,她的待遇不高,双方父母身体都不太好,不愿意来深圳。”余鑫说,两个人一合计,妻子留在家里照顾孩子,直到孩子上幼儿园,这是最好的选择。余鑫的工资和奖金现在是一家三口的全部收入。

余鑫表示,以自己的储蓄,若无父母支持,短期内根本别想在深圳买房。“我们原本想结婚后,自己攒点、双方父母凑点,先买个60—70平方米的两房,但现在已经放弃这个打算。沉下心好好工作,再找寻适合自己的发展机会。”余鑫表示,快过年了,买不到火车票,打算买全价机票回家,但想想囊中羞涩,去年回家各种人情开支和花销近1万元,真觉得“年关难过”。

王志明2002年大学毕业后到深圳工作,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中层员工。经过10年努力,他在深圳结婚生子,买了房子和车子。在许多人眼中,俨然已是一名成功人士。

2006年,大学毕业后的余鑫来到深圳工作,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月收入5000元左右。2011年结婚前,他跳槽到了现在所在的深圳一家互联网企业,做办公室主任,月薪涨到了8000元,今年年终奖3万元。

“花钱如迅雷不及掩耳,赚钱如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谈起自己的收入和花销,王志明自嘲地表示,“房子是银行的不是我的,每个月8000多元的房贷,压得人喘不过气。”

“为啥不回家发展,偏偏要挤在深圳争来抢去?可每次回深圳前,我都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坚定地走下去,不回头”———小吴